談談流行音樂

著魔的獵人2019-06-26 22:59:25

大家好!今天偶然聽到了一些最近流行的音樂,引發了一點思考。

記得高中時候,一位同學說過,他認為純音樂要比歌曲更好,沒有經過人聲的“污染”。當然這只是他的觀點,不過卻反映出,純音樂至少比歌曲在某種意義上更單純。顯而易見的是,純音樂沒有我們的語言摻雜其中,會去除它的某些效果。相較于音樂,美術更容易遭人詬病,而文學則更是如此。文字的門檻看起來更低,還有比說幾句話更容易的么?所以文字的領域才會紛爭不休,人人似乎都能插上幾句話。

話語的背后,從來都不是個人,不是話語本身。這當然不是說話語隱含什么不為人知的陰謀,相反,其實一切都擺在明面上,正是因為擺在明面上,才會“燈下黑”。

音樂和語言摻合在一切,自然如此。歌曲古已有之,抒發情感,評說世事,沒有什么不好的,和純音樂也沒什么對立的背景。到了流行音樂興起的時候——我不是要說世風日下,時代變了就不好了——情況確實有所不同。(這里不是要討論音樂史,對此我也不敢妄言)流行音樂承擔了很多文化功能,本身已經成了一個自足的體系,有著自己的標準。音樂性、文字性等等,這些于歌曲本身而言并無問題,問題在于這個自足的體系容納了太多人,或者說龐大到個人的精神遠不能把握,很容易發生脫節。

流行音樂門類龐雜,各自承擔不同的文化功能,但是這個功能不能夠自圓其說,它把支撐點建立在自己的存在上:我們喜歡,所以它存在。它存在,我們就喜歡。現代人太明白自我指涉了。那些在過去音樂家眼中如同兒戲的東西,現在可以堂而皇之進入我們思想中的“大雅之堂”,那些自身存在毫無現實根基,僅僅是為了生產而被生產的文字,今天可以被人喜愛,明天也可以被遺忘,將來甚至只因為曾被許多人喜愛就可以繼續被喜愛下去。我想,有些東西讓人覺得“我喜歡”,不過是因為他們需要喜歡些什么。

些許文字,不能表達太多。文化工業的產品固然可以好用,在將來也只不過是又一個成功的案例,它們不能承載我們的精神,不能。


山西11选5任四